王学左派 新闻周刊封面故事:经济危机并未让欧洲崛起

走近科学 2021-06-04157未知admin

  新闻周刊封面故事:经济危机并未让欧洲崛起

  席卷全球的经济危机引起人们对资本主义的反思,欧洲重新崛起的时机已然成熟了吗?美国《新闻周刊》在其最近国际版封面故事中了欧洲当前面临的挑战和机遇。

  现在本该是在欧洲的大机遇。资本主义陷入危机,经济增长在崩溃,失业率在上升,而国家重新开始经济。地推出另一版本的世界来替代的市场,时机已然成熟。

  但是,不,20世纪那些典型的左翼政党——北欧的党、地中海的党、英国的工党——都在挣扎。欧盟27个国中有20个国家目前都是右翼,其中包括萨科奇的法国、贝卢斯科尼的意大利和默克尔的。在欧盟的四大国中,只有英国的戈登布朗来自,王学左派而他现在也命悬一线。的支持者们要回首10年以上才能找到巨人,例如的威利勃兰特、西班牙的费利佩冈萨雷斯和法国的弗朗索瓦密特朗。

  在很多方面,成为了他们自身胜利的。多年前,海外的波兰学者莱谢克柯拉科夫斯基把派定义为“受到难以避免的痛苦、、饥饿、战争、种族和国家、贪得无厌和报复性嫉妒等逐寸腐蚀的意志”。

  现在,20世纪中期对赤贫的恐惧已经被福利国家主义抚平,旧的阶级冲突已经被更为复杂的阶层所取代,他们包括、女性临时工等,而这些人并不太适合白人、男性为主的政党。在欧洲的部门,小生意者超过了加入工会组织的工人。而从根本上反对金融商业界的左翼政党不知道要如何应对金融危机,这也丝毫不足为奇。

  今天,没有站出来。5月份在希腊雅典,泛希腊运动的乔治帕潘德里欧召集了欧洲的左翼来制定新的纲领,他们包括法国的罗亚尔、西班牙的冈萨雷斯和意大利前总理马西莫达莱马。泛希腊运动只差一个席位就能击败执政的右翼,这使帕潘德里欧成为了距离最近的一位欧洲左翼。但是他的中肯对于帮助欧洲左翼党派毫无用处。这些欧洲左翼只是提出了关于反对新主义和新保守主义的种种陈词滥调,就好像只要地当代资本主义或美国就能选民重新投向派一样。

  本月欧洲议会选举的左翼候选人虽然团结起来了,但也缺乏重点。几个月来,欧洲的左翼政党一直努力想要产生一份共同纲领,但是他们甚至无法就推举谁为欧盟委员会候选人达成一致。英国、西班牙和葡萄牙的左翼总理都支持现任的右翼欧盟委员会巴罗索。而如果没有共同的,那共同纲领还能带来什么呢?

  欧洲的很多,解决办法却很少。欧洲不支持奥巴马式的凯恩斯主义大规模公共开支计划,因为来自党的财长已经公开了“的凯恩斯主义”——这是凯恩斯第一次成为欧洲的禁忌。

  欧洲的不会提到核能可以成为气候变化的部分解决办法,因为党认为那将令他们的绿党盟友不快。

  欧洲的也不会呼吁废除欧盟农业补贴——这是造成非洲和亚洲贫困的一大原因——因为法国党人总是反对任何关于农业补贴的削减。

  推进传统左翼的每一次尝试都受到左翼党派的阻力,他们担心的是其国内的选举。欧洲左翼政党的共同纲领倒是对当前的危机给出了一个可信的回答:一个监管银行和金融体系的聪明方案,但是这个方案的行文措辞之沉闷,几乎不可能吸引到选票。

  今天,派给人的印象是,他们更喜欢而不是——最好是在《卫报》上发表一篇漂亮的而不是向作出呼吁。典型的例子就是巴黎大学教授阿吉里诺莫雷尔,他曾为前法国党总理若斯潘撰写讲线月,莫雷尔在法国《世界报》上发表了一片长评,右翼,赞扬党在上个世纪的作为,但是却没有为今天提出任何一项政策。莫雷尔还是个者,按照法国的标准,他几乎是个布莱尔式的现代派。

  欧洲左翼对念的依恋阻碍了新一代的左翼知识给出的回答。罗亚尔和她的竞争对手、法国党马丁奥布里参加了街头,他们对萨科奇的在电视上十分生动,罗亚尔所呼吁的“激进彻底”可以取悦好斗,但是却无法把选民吸引到左翼主流。当冈萨雷斯在雅典敦促年轻的同仁不要被激进所忽悠时,他被视为来自过去的声音而遭到忽视。那天晚上很晚,他才被安排来对挤满大厅的前来聆听富有魅力的罗亚尔讲话的听众发表,但是当冈萨雷斯发出他的时,大厅就空了一半。

  今天党人的危机或许在布朗身上体现得最为突出。他被称为是政策方面的泰格伍兹。今年5月,他在英国工业联合会的一次企业家午餐上给人们上了一堂国际经济政策的课。英国的企业家们经济突然崩溃之苦,他们不喜欢布朗的增税,在他们心中更愿意看到他们的自己卫卡梅伦入住唐宁街。但是,他们仍然沉默地聆听了布朗解释了他、奥巴马以及世界不得不作出的决定。

  不过,派低迷的支持率显示,只在政策方面下显然是不够的。就像欧洲党人一样,布朗无法找到像他的保守党对手卡梅伦那样自然而然的平义和个性化。过去的胜利是依靠像勃兰特和冈萨雷斯那样的,他们愿意挑战传统的观念——就应当是,他们与商业利益建立了联盟。在那些仍然弥漫着反美情绪的左翼政党看来,这两位都被认为太过亲近北约。

  今天的党人必须勇敢地向其的派说出事实。他们必须承认,他们的政党虽然自称是为劳动阶层说话,但是事实上已经变成了一小撮接受了大学教育的精英,并且包括了许多专职。他们必须意识到,已经不再有深受主义影响的左翼党派官员所说的那种传统产业工人阶层了。大多数工会会员是在公共部门,因此,当他们要求加薪时,事实上他们就是在要求工人们付出更多的税金来支撑他们的加薪。派必须考虑到新的下层阶级,开始修改政策,这些新的下层阶级包括、女性、临时工人等。

  必须提出强劲经济增长的目标,那样才能使外来工人的低薪酬和中产阶层和睦共处。但是,是商业而非创造就业。既是是在今天反商业、反金融的气氛下,派也必须学着支持商业。

  并非毫无希望。欧洲的名义上可能是保守派,但是他们却在实行相当正统的派混合经济模式。国家在回归,而且虽然许多国家都是执政,但没有右翼党派占据明显多数。萨科奇必须在启用诸如贝纳德库什内、部长埃里克贝松和马丁希尔切等党人士的情况下才能执政。在和荷兰,党与中建立了联盟。在英国,保守党卡梅伦不敢轻言减税和公共开支削减,因为保守党的回归是由于采纳了许多派政策。

  的黎明可能会从北欧国家开始。在、王学左派丹麦和,年轻的女性被提拔进入领导层,她们对夺取十分认真,而不仅仅只是发表讲话。在丹麦,在该国总理辞职转任北约后,有2个孩子的年轻母亲赫宁-施密特已经把她的政党推到了将要上台的。施密特曾是欧洲议会的前研究员,精通3国语言,并且跟一个英国人结了婚。她代表了欧洲派的新面孔。他们必须重新占据中心,要么是独力回归,要么是与庞大的中间党派联手,才能击败执政的右翼党派。

  他们必须与与那些不喜欢倾向富有阶层经济政策的党派、反对单身母亲的派、外国人以及对欧元持有怀疑态度者结成联盟,推动进步、的。

  由于派以工人为代价狭隘的中产阶级利益,派在一个多世纪前从传统的派脱离出来。王学左派重新建立派与派的联盟是其重新的最好途径。但是这一次,派必须承认,历史或许不一定站在他们一边,除非他们能够丢弃旧的外皮,将经济增长放在首位、收入再分配放在第二位,并且弄明白,如果把商业界、外来商品和外来工人视为敌人,那么只会取悦好斗而继续遭到选民的摒弃。(青云编译)

  ·全球汽车业版图将剧变 欧洲汽车厂商乘势崛起

  ·通用破产遗患全球 欧洲比美国还要紧张(图)

  ·欧洲红牛在检出含有可卡因 遭查扣41万瓶

  ·拉美和欧洲议员要求美国结束对古巴的

  ·《经济学人》封面:东欧困境 欧洲在逃

  ·德称欧洲政党日益壮大 抱主...

  ·欧洲反对美国部署欧洲导弹防御

  请在这里发表您个人看法,发言时请遵守法纪注意文明

  漂在海外为什么出过国的人回来之后都会说中国不好

原文标题:王学左派 新闻周刊封面故事:经济危机并未让欧洲崛起 网址:http://www.guodingnet.cc/a/zoujinkexue/2021/0604/202678.html

Copyright © 2002-2013 中华科学网 版权所有  

联系QQ:1352848661